尽管出现石油危机,中东的主权财富资金仍旧在流动

2015/02/11

私人股本公司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CG)今天上午公布了第四季度的业绩0.14%,这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尽管经济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了68%。
凯雷集团还表示,其管理资产攀升至1945亿美元,部分原因在于其最新的欧洲收购基金的资本承付款项、美国房地产基金、国际能源基金和一个新的亚洲信贷工具。
收入下降和筹款成功都没有令人感到吃惊。然而,有点意外的是凯雷集团的大多数新资本承付款项的来源。
联合首席执行官大卫•鲁宾斯坦在分析电话会议中表示,主权财富基金的资本承付款项有显著增长,包括由于油价下跌而处于财政压力下的中东政府。许多正面临国内经济逆风的亚洲主权财富基金也是同样的情况。
“大型主权财富基金现在正进入市场……,并且给出了非常非常大的资本承付款项,比我们之前看过的都要大”他说。“我不认为在今年这一趋势有可能减少,尽管你可能会说,譬如,‘在中东,因为石油价格下跌,主权财富基金不会缩减吗?’我们实际上看到的是相反的情况。我们在过去几周已经与许多不同的基金有过接触,我们看到对于大型中东主权财富基金的大笔资金的兴趣没有下降。亚洲主权财富基金的情况也是如此。”
鲁宾斯坦还表示,凯雷集团历史性地从主权财富基金创造了大约17%的外部资本,但这一数字在去年上升到37%。
另一方面,凯雷集团看到对于美国公共养老基金的兴趣在下降。这些团体——在国家和市政层面——历史性地占据凯雷集团外部资本的28%,但是到2014年下降到18%。
从凯雷集团财报电话会议中还有两点需要指出:
凯雷集团的比尔·康韦(Bill Conway)指出,虽然能源价格的确对凯雷集团的收入带来损失,但低价格对于公司的投资组合有积极作用。他给出了两个例子,一个是Exalta,它使用石油作为其汽车油漆;一个是费城炼油厂能源解决方案,它“从购买石油和成品油销售的高利差之间获益。”
鲁宾斯坦指出凯雷集团与“能源基金”起家的美国私募股权公司立合斯顿(Riverstone Holdings)之间的历史性渊源。通常的说法是五年前立合斯顿卷入复杂的纽约贿赂调查后凯雷集团获得迅速发展,但是鲁宾斯坦现在指出,这笔交易从经济学上来说并不利于凯雷集团。也就是说,凯雷集团只从凯雷/立合斯顿基金的20%中获得了16%,而其现金费用比立合斯顿收益的10%还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