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默终极宝典》之STO圆桌会议激辩(上)

2018/12/17

Omer:各位晚上好/早晨好!感谢大家参与今天的圆桌讨论。我们所做的事情不仅横跨了时区而且具有开创意义。同样具有开创意义的还有这期LEX洞察发布文章的文本格式:这次,我们实际上是以圆桌讨论的形式开展我们的交流,也将会对讨论内容进行录音并发布。由于主要针对中国市场,因此我们在说英文的同时也会夹杂一些中文。

欢迎大家来到最新的LEX洞察。今天进行的是我们STO系列第三部分的内容:与一些重要人物进行圆桌讨论。我们非常荣幸邀请到了SharesPost数字资产集团的CEO:John Wu先生和Securitize的联合创始人及CEO:Carlos Domingo先生。

首先让我为各位听众介绍RockTree LEX。LEX是一家专门为区块链项目提供国际化法律合规、交易执行、全球执行和海外融资方案的区块链专业服务平台。我们在北京、纽约和多伦多都设有办公室。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为区块链项目提供法律、金融专业知识和完整的解决方案。

今天,我们和STO市场的领军人物一起讨论STO。让我们有请John介绍SharesPost。

John:谢谢Omer主持这个电话会议,同时也感谢Carlos。RockTree和Securitize都是SharesPost的合伙伙伴,我们互相都对彼此有很高的评价。SharesPost数字货币集团,致力于推进证券化代币二级市场交易。我们也在创建GLASS网络,即全球流动性和结算系统,这是一个由结算供应商和交易所组成的B2B网络。这个网络允许全球各地的结算供应商将他们的结算、清算能力及合规能力外包给海外其他国家交易所,并允许他们在无需必要本地执照的情况下进行合规交易。

例如,如果火币想与美国买方交易证券化代币或其他代币,他们可以将交易的信息或细节从资产流中分离出来,并在获取买方、卖方和发行方信息后发送给GLASS网络。GLASS网络会将其分配至正确的司法管辖区域。在该案例中,如果买方是美国人,且该交易在美国是合规的,SharesPost市场的ATS将是负责认证该交易的节点。我们会认证并立即将信息发送回火币,由于我们会按要求向SEC提交交易后的年报及季度报告,火币会立即获得该项交易的批准。实际上从技术角度来说,他们与自己的客户进行结算和清算并转移资产和货币或代币。换句话说,因为GLASS网络已经找到合适的网络合作伙伴,并为该资产类别提供了认证,火币在交易其代币或资产时已经合规而无需满足个别司法管辖区域要求。

这就是我们数字资产集团的业务,我们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SharesPost作为母公司已经成立九年了。对于优步、Lyft、爱彼迎来说,这里是私募证券最大的市场。我们创造市场并为这些资产交易提供市场。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在美国有一个结算、清算的券商,以及一个ATS系统。如今这些登记和许可都很难取得,尤其是ATS牌照。

因为我们一直交易的基础资产是私募股权股票,它和证券化代币拥有一样的特点,即未被认证和未被注册。所以我们的ATS相比于大多数竞争对手而言,更适合也更便于证券化代币操作。当我们向SEC申请ATS更新时,我们十分清楚自己的业务,我们已经与合作伙伴,如Securitize和Carlos准备好一起发布产品。

Omer:谢谢John。下面有请Securitize联合创始人和CEO:Carlos Domingo为我们介绍Securitize。

Carlos:再次欢迎各位听众。我是Carlos Domingo,Securitize的联合创始人和CEO。Securitize是一个针对证券化代币发行生命周期的管理平台。当公司想要发行证券化代币时,我们处理整个流程。我们会通过我们的平台发行代币,平台通过其功能以复合的方式登陆投资者。我们会通过KYC/AML认证流程的合规标准来判断投资者是否具备投资特定证券的资质。

我们还处理从法币到加密货币的所有事宜,以及签署合法拥有证券的认购协议。万事俱备后,我们将在区块链上发行实际的代币。我们会按照证券的类型,例如股份、红利、收入分成、投资利润和基金出具协议。ERC-20代币合约是一种特殊智能合约,在证券生命周期中控制其合规性,我们也称之为数字证券协议。基本上,我们所做的是控制转让限制条件,决定什么证券能够或不能够在二级市场流动。例如,如果一家公司被限制美国投资者的数量,以避免触发向监管机构递交文件。我们要确定该证券不能被多于某个数量的美国投资者持有。我们有许多控制流程的智能合约,我们通过像John描述的那样和其他代币市场与交易所形成市场集合。 我们保证横跨多个交易所进行交易的合规性。

我们为代币生命周期管理做的另外一件事是,我们会代币持有者之间的关系,例如公司如何与他们沟通、进行代理投票或分配其他红利。客户可以在我们平台利用协议完成上述所有流程。

Omer:非常棒,谢谢各位。首先是一个基本问题:现在是2018年年末,我们期待2019年。现今的证券化代币生态系统是怎么样的?你认为在未来的12个月会有什么发展?

John:2018年对于证券化代币而言是成长中新兴市场的一年。大约有40到60家潜在的发行方试图在一级市场融资。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开始。市面上有很多类型的证券化代币,有对不动产进行代币化的,也有对证券、私募证券或基金进行代币化的。这些都发生在2018年的美国,大约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我认为,2019年我们将看到的是除了其他限制,美国要求在融资和交易过程中需要12个月的锁定期。像Securitize已经实现在证券化代币中融入这些限制。当证券化代币融入合规问题的自动执行,我们作为二级市场的角色就更为容易,同时交易也会更加顺畅。2019年,我们将会在美国看到更多这种代币的二级市场交易,我们对此非常期待。

Carlos:John对目前市场的状态总结的非常到位。现在是市场早期阶段。第一个证券化代币是由Blockchain Capital在2017年5月发行的,叫做BCAP。但追溯到2017年,实际上只发行了很少的代币。我们所了解的只有Science [Blockchain],是在洛杉矶和普罗托斯孵化一个欧洲基金。2018年,我们所知道的第四个证券化代币是由SPiCE VC发行的,我是该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在那里我们开发了将创投基金代币化的技术。今年有一些其他类似基金,但总数还是非常的少,掰着指头都能数过来。在Securitize的例子中,我们实际发行了SPiCE VC、22X和Augmate。我们从旧的Blockchain Capital平台中迁移过来,目前正在进行与Science [Blockchain] 一样的业务。我们将持有一些其他公司的代币,例如Harbor首次发行的代币,但是他们的第一个代币将在明年5月才开始发行。像Polymath这类公司还没有实际发行代币,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目前的证券化代币数量非常有限。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人们仍在等待二级市场启动所带来的流动性。John说在美国,当你发行证券化代币时,会有鸡生蛋或者蛋生鸡的问题。你会有一年锁定期,除非适用注册豁免,例如证券法第4(a)7款允许在90天后销售,但同时会被要求进行很多公司披露并造成监管负担。

我认为接下来几个月会发生的是,我们会看到二级市场的涌现。昨天,OpenFinance首次在美国启动。他们现在为非美国投资者交易SPiCE VC代币,而美国投资者还处于锁定期间。SharesPost也将很快启动,我们也将看到很多二级市场的推出,这将创造更多证券化代币的需求。我们的目标是2019年发行100个代币。今年我们已经发行了4个代币,并预期在年底前再发行4个代币,并且目前我们已有其他20位客户签约。这与去年美国私募证券的数量相比还很少。去年美国有近4万宗发行,全世界范围内有近20万宗。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将在2019年看到该进程的加速。

Omer:让我来说一说中国。在区块链发展的趋势上,中国在某些方面有些落后美国,但从我在北京和纽约的经历来说,我认为中国和北京将发展的很快。从STO角度来看,它起源于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SEC的一些声明。像John和Carlos提到的,我认为中国的市场比美国的落后5个月,但中国的未来发展会很迅猛,我们也会很快见证很多这样的活动。北美的同行们也应该有同样的预期。

John:Omer请允许我补充一点。在成为区块链CEO并致力于创造证券化代币的基础设施前,我是一名科技投资者。我在其他新兴行业比如P2P市场看到的情况是,美国是思想领袖,提出一些创新的法规和技术。他们创办了这些公司,然后我看到在亚洲尤其在中国,相似的公司会崛起的非常迅速。我记得当年我在研究P2P可能涉及的投资时,我先看美国的Lending Club和OnDeck,然后我会去看中国的同类公司,并与这些公司见面时,我会问他们看到了什么样的借贷规模。这些公司比他们的美国大哥晚成立1到2年,他们会告诉我一些数字,我会反问: “这是去年的情况吗?是以人民币计算吗?” 而得到的是否定答复。这些公司的收入是美元,而且仅仅是上周的数字。

所以我认为Omer的观点很正确。一旦中国社会抓住了某些东西,就会迅速行动,并使其变得非常强大。事实上在SharesPost,我们为自己的GLASS网络感到自豪,也为我们的国际化感到自豪。这不仅体现在优步和滴滴私募方面的交易,还体现在我们具有跨境商业能力。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建立我们证券化代币方面的业务。我们正在影响证券化代币的跨境交易,希望利用亚洲的供应和美国的需求,反之亦然。美国大公司作为代币的提供方允许有兴趣的中国买方参与买卖。我们期待未来在中国快速发展并希望提供服务。

Omer:非常好的评论。我们意见一致。对于没有来过中国的人来说,让他们理解中国的发展规模与速度非常困难。如果我们使全球数字资产取得成功,确实需要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大国合作。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重视与SharesPost和Securitize合作关系的原因,我们想开展这种横跨太平洋的STO合作,其规模和速度将是巨大的。

Carlos:Omer,我想分享一下我所注意到和中国有关的事。我们有一项服务,每天会整合一封电邮,里面总结证券化代币在世界各地的线上媒体或社交媒体被提及的次数。3个月前,中国媒体没有关于我们或证券化代币的内容。现在,头号消息来源实际上是中国媒体,这3个月发生了如此的变化,令人惊讶。我六月份在香港时大家并没有太多关注。但是,近几个月在媒体上关于我们以及证券化代币的出现频率大幅度提高。这是如何彻底改变的?因此,我确实意识到当中国开始发展,它的速度无人能及。

Omer:完全正确。我们希望在本次STO圆桌会议后,STO能以更快的速度发展。证券化代币市场的发展在未来2到3年或者5到10年会是怎样的?

John: 刚刚我们提到了,大概明年我们就能在美国看到证券化代币的真正交易。真正交易不止是刚出现的那两三个代币。明年在美国,我们将能看见40至60个在交易的代币。然后在两年内,可能在股权、不动产或是债券类别看到一个顶尖公司的名字。在看到早期证券化代币成功的交易之后,就会开始有顶尖公司对STO感兴趣。我这里说的顶尖公司指的是一个顶尖公司作为发行人,类似于2009年Facebook在SharesPost的发行。他们会认为代币形式相比传统模式,更利于他们融资,所以他们决定选择STO。

在这之后的两三年中,你会看到一波其他的顶尖公司成为发行人。以2018年的美国作为例子,各个公司在私募中的募集资金达到了1500亿美元,而各个公司IPO募集的资金也在1500亿美元左右。我觉得证券化代币的性质介于两者之间。它不完全是私募,也不是IPO。它比私募的流动性更好,对于很多初创型企业来说也比IPO更方便、成本更低、监管要求也更低。在我看来美国这个每年通过传统模式融资3000亿美元的市场只是代表全球市场的一部分。在3到5年的时间里,就证券化代币市场而言,美国占有全球20%的市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已经有一个巨大的市场了,这也不再是一个新兴市场了。这是我对未来1到2年以及3到5年发展的看法。

Omer:我再补充一点,我认为区块链这个领域的发展肯定会比圈外人想象的要快很多,因为我们都了解这种速度。关于John提到的优质发行方,可能未来走在前面的可能会是中国的高增长公司。RockTree LEX的合作伙伴真格基金是中国顶尖天使投资基金。真格基金投资了超过600个高增长公司。LEX也是中国版WeWork:优客工场的联合创始人。你刚刚提到中国的增长速度,优客工场在3年半之内在全球已经有超过200个项目。我们发展的非常迅速,甚至比WeWork最初7年的发展都快。中国有8000多家的高增长优质企业,但是他们很难在A股上市,在海外上市也不容易。未来美国的另类交易系统有可能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Carlos:我觉得现在需要的是交易市场实际的落地。这也是影响现在大家对证券化代币信念的因素之一。等到这个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更多人希望参与发行证券化代币。我同意John说的,一个著名公司参与证券化代币发行会是不远的未来。可能不一定是发行方本身出名,而是有很著名的资产被代币化,我已经看到有些地产公司的参与。如果有很著名的建筑或者酒店被代币化,那就会给这个领域开启一扇大门。

但是我觉得另外一点很重要的就是最终有机构投行来承销证券化代币。这可能是另外一个触发市场爆发的事件。因为这时人们会意识到证券化代币相对于传统证券,通过更具优势的区块链技术数字化,提供了除资本模式之外的融合性、透明化、自动化合规、流动性等等。